挂号服务医院

News
    晁明,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放射科主任医师,科室副主任,硕士生导师。早年曾在美国罗马琳达大学及日本福井医科大学进修学习。至今已从事放射介入工作30余年,在国内外杂志发表相关论文60余篇。在肝癌介入诊断和治疗方面有较深的造诣,尤其擅长肝癌特别是大肝癌、巨块型肝癌介入治疗(TACE、放射性粒子植入治疗)。消化系统疾病影像学诊断和肝癌介入治疗;特别是对于大肝癌、巨块型肝癌介入治疗有较高造诣。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昨天公布:在原发性肝细胞肝癌治疗上取得重大突破---
   晚期肝癌病人用碳酸氢钠(也就是俗称的小苏打水)作靶向治疗,可以有效杀死肿瘤细胞。该治疗方法应用于临床4年,据初步统计,目前接受该治疗的晚期肝癌患者的中位生存期超过了三年(原来最多只有9-10个月)。国际学术杂志《elife》评价:这项技术在肿瘤的局部控制上有很大的提高。
   这是浙江大学肿瘤研究所胡汛教授团队和浙医二院放射介入科晁明教授团队合作,在短时间内把科研成果转换为临床应用的成功案例。
   肝上长出巨大肿瘤,用小苏打救回性命
   余姚的俞女士(化名),40多岁,有乙肝史,后发展成肝脏肿瘤,肝上长了一个直径17厘米的癌组织,几乎把一半的肝脏侵占了。
   去年1月,她到浙医二院普外科就诊时,因为肿瘤压迫,她不能仰卧平躺,黄疸高达400umol(正常仅为6umol),整个人看上去都是黄的,并且浑身发痒。
   根据肝癌的巴塞罗那分级标准,3厘米以上的肝肿瘤就不建议手术切除。俞女士病情已到了肝癌晚期,普外科医生表示无法手术,请晁明教授会诊。晁明教授认为,俞女士还可以用新研究出来的小苏打靶向治疗试试。
   他通过动脉插管化疗栓塞术的方式,从大腿动脉进入,找到给肝脏肿瘤供血的动脉,往这些动脉里注入碳酸氢钠注射液(小苏打),用栓塞剂堵牢,再注射一些碳酸氢钠,再栓塞。手术做了4个多小时,晁明教授给肝肿瘤供血的十多条血管做了这样夹心饼干一样的处理。
   奇迹发生了,做完手术后两周内,俞女士明显感到人轻松了很多。四五次这样的治疗后,再加上局部放疗,目前来看俞女士已经基本达到临床治愈水平。
   小苏打为什么能杀死癌细胞?
   治疗肿瘤的办法,常规的有手术、化疗、放疗,新的方法是靶向治疗。靶向治疗通常是研究癌细胞里某种酶的分子结构,通过特定的药物把这种酶破坏或抑制掉,从而达到抑制癌细胞生长的目的。
   胡汛教授研究治疗肿瘤34年,最终带领团队有了发现。胡教授提出了靶向治疗的另一种思路:
   肿瘤细胞也必须“吃”东西才能生存和生长,而葡萄糖是肿瘤细胞必须吃的东西,只要能够完全剥夺肿瘤细胞的葡萄糖供应,肿瘤细胞就会死亡。
   可是,肿瘤中有大量的乳酸,乳酸可解离成乳酸阴离子和氢离子,这两个因子协同作用,使得肿瘤细胞在葡萄糖含量很少时可以非常节约地利用葡萄糖,在没有葡萄糖的情况下进入“休眠”状态,一旦有了葡萄糖供应,又即刻恢复生长。因此,仅仅剥夺葡萄糖并不能有效饿死肿瘤细胞,要有效饿死癌细胞必需同时破坏乳酸阴离子和氢离子的协同作用。
   在葡萄糖饥饿或缺乏的前提下,只要去除这两个因子中的任何一个,肿瘤细胞就会快速死亡。
   胡教授团队用葡萄糖、乳酸阴离子、氢离子、氨基酸、水、维他命等在实验室里培养肿瘤细胞,把葡萄糖去掉,肿瘤细胞依然活着;再加入小苏打,肿瘤细胞就迅速死去。原因就是碱性的小苏打迅速中和了肿瘤内的酸性氢离子,破坏了乳酸根和氢离子的协同作用,从而快速杀死了处于葡萄糖饥饿或缺乏的肿瘤细胞。
   小苏打4年救治了四百位肝癌病人
   胡汛教授团队在2012年提出这一治疗肿瘤的新理念,浙二放射介入科晁明教授团队则迅速把这一理论转化到临床应用,他们先对原发性肝细胞癌(俗称肝癌)开展治疗。
   因肝癌早期症状不明显,大多数肝癌病人初诊时已不大适合手术、消融、或肝移植。
   晁明教授和胡汛教授把这种用小苏打杀死癌细胞的方法命名为“靶向肿瘤内乳酸阴离子和氢离子的动脉插管化疗栓塞术”,简称TILA-TACE。
   这种治疗肿瘤方法的主要原理就是:用栓塞剂将供应肿瘤营养的动脉堵塞,切断葡萄糖的供应;同时打入小苏打,去除瘤内的氢离子,破坏其与乳酸阴离子的协同作用,这样就可快速饿死肿瘤。
   肿瘤死亡后,仍然会留存在体内,但已经是一团无用的组织,通过磁共振,可以看到死亡的肿瘤里没有血流了。
   晁明教授团队临床研究论文近日在国际学术杂志elife上发表。
   目前TILA-TACE主要应用于大肝癌(难治型肝癌),浙医二院放射介入科已用此方法治疗了四百例左右的肝癌患者。之所以现在只应用于肝癌,是因为肝肿瘤的滋养血管比较明显,以后还会陆续在肺癌、胰腺癌、骨肉瘤等方向开展。
   “这个方法不仅有助于挽救晚期肝癌病人的生命,而且小苏打注射液非常便宜,大大减轻了病人的经济负担。”晁教授说。